【致敬】《魔法公主》20週年,看了十次才认清故事神髓 _D半生活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博天堂ag旗舰下载

【致敬】《魔法公主》20週年,看了十次才认清故事神髓

不知不觉《魔法公主》上映20週年,它的层次屈居《神隐少女》吗?

宫崎骏1997年正值56岁,也是他执导《魔法公主》(もののけ姫)上映的那一年,只是相比后起作品,我们似乎不得不承认,纯讲画面细腻与动人的程度,《神隐少女》有过之而无不及,甚至被喻为吉卜力团队世界级颠峰之作;可是,若论意境与启示之深邃当数前者。这两部作品均是卓越超群,在笔者心中属于「双冠军」。

相信各位不止一次听过似曾相识的话,不少朋友向你分享,小时候第一次看《魔法公主》后半懂不懂,长大一点再看感觉稍有不同,再年长及阅历丰富些重看一遍,又有截然不同的体验?好像愈看愈品味出甚幺似的。

的确,《魔法公主》剧本格局之宏大与寄意,宫崎骏亦认为故事能联繫现实世界複杂面貌;远远不只有触及个人心灵的感受,体验箇中启示有随时间转化之感,根本是创作者匠心独运的神髓。适逢作品推出20週年又刚好看了近10次,本文尝试站在另一视野重看此优秀作品,向吉卜力与《魔法公主》致敬。

【致敬】《魔法公主》20週年,看了十次才认清故事神髓

许多关于《魔法公主》的背景资料坊间已非常丰富,不过在交代创作灵感方面,大多属于宫崎骏建构「场境」的灵感来源,例如,电影中那常年如春的「照叶树林」秘境(日本屋久岛森林),又有美索不达米亚式诸神纷争神话,亦借用室町时期的日本乱局,交织出不同城邦与地域文化,从而讲述置身其中的人,如何与大自然发生冲突。较少触及整个故事脉络最终延伸的文化底蕴。

我们且从故事脉络谈起。细心留意,故事的多边冲突虽然複杂(儿童时候看不懂人之常情),其实,故事的铺陈并不混乱,一直紧扣着男主角阿席达卡(飞鸟)的冒险历程,他原本出身东方某虾夷族小镇,有次他遭遇一只因怨恨变邪神的野猪,魔法伤了他右臂,为了除掉右臂诅咒印记之苦而保命,便往西方世界寻求解脱之方,最终,在西方遇上魔法公主及森林神兽,见证魔法公主跟先进城邦、传统朝廷之间的长年冲突。所以,无论过程之中出现多少神兽及帮派,都是飞鸟抵达西方后的所见所闻。原初作品名字曾考虑叫《阿席达卡传说/飞鸟传说》便不难明白了,主线从没有离开男主角飞鸟。

回到整个故事框架,实质只有上下两大主轴,第一大主轴是「冲突与误解」,也是全故事最精采的一部分,第二大主轴则是以「和解与共存」告终。先谈故事的第一主轴,当中最明显是大自然与人类文明之间的冲突、不同权力与文化之间的冲突,以及男女之间的冲突。

【致敬】《魔法公主》20週年,看了十次才认清故事神髓

诚如宫崎骏所言,虽然故事处处充满冲突,可是他从没打算把不同角色,赋予鲜明善恶、正邪对决的定位。我们确实看到,那位看似残忍嗜杀的女城主幻姬,她根本称不上是坏人。当飞鸟抵达西方后,幻姬一直以来其实是被「夹击」的,一方面她努力透过团队研发火枪,提升科技水平,抵抗朝廷强加于地方的统治,不满全国充满专制和父权枷锁,女城主希望独自建立生活得更幸福自由的国度,当然,无法避免承受地方势力及朝廷的威逼利诱;另一方面,她为了获取更多资源烧媒炼铁加强装备发明,直接大举开採森林资源,不管原初有否恶意冒犯麒麟森林,但终有擦枪走火造成损伤的时候,跟森林神兽结下了仇怨,自此,她认为要向死去的子民有所交代,有机会便打算报复诸神兽,她深信科技的力量无惧后果。

我们不难发现,幻姬不只是攻击别人的一方,同时是受害的一方,你看她建造的「女家城邦」,就知道那些女家军一直痛恨日本封建社会的男权至上,她们动不动嘲笑男人既自私又无用,女人顶起半边天,是敢于反抗时代庸俗价值的叛逆者,靠自己实力实现理想生活,甚有英豪气慨。

【致敬】《魔法公主》20週年,看了十次才认清故事神髓

大自然就表示善良正义吗?当然不是,攻击幻姬的麒麟森林神兽,也不是甚幺善男信女,例如,森林内那些山犬神(白狼神)、野猪神、猩猩神等神兽,面对人类城邦开发森林,诸神兽对外以暴易暴,对内各自为政,部分互相推卸责任。野猪神首先怀疑至高神麒麟兽偏帮白狼神,才令野猪神族牺牲这幺多成员,埋怨祂「不出面」以神力驱赶人类;白狼神则批评野猪神不懂守卫森林策略,一味蛮打好战挑衅,有猪领袖不够打即退缩逃跑才化成邪神,结果弄巧成拙,招惹一大批人类仇敌,要全森林神兽承担后果;猩猩神则疏懒植树,时不时佔便宜,其他神兽打下人类战利品,只想旁观「收尸」吃掉它,以为人肉可以强壮猩猩族。

至于代表朝廷的浅野侯爷,以及那位吃过飞鸟白饭的红鼻大祭师,都属于同一圈人,追逐权位名利,维持封建秩序,毫无生活理想可言。他们各自利用幻姬的强大火枪,盘算如何分佔她们的铁器以及森林资源,必要时借幻姬的好战,一起斩头杀死麒麟神,认为祂会吸取生命带来死亡,亦可尽灭诸神兽,令自然森林毫无灵性不能反抗,变成可任意开发的宝库,最好一石二鸟牺牲幻姬性命,抢走所有势力。

最后是男主角飞鸟与魔法公主价值观之间的冲突。魔法公主被人类遗弃,受过白狼神的照顾及麒麟神的恩惠,不承认自己是人类的身分,把所有人类视为敌人,没查清细分,究竟是某些人类开採资源触发意外冲突,抑或另一些人存心要毁灭一切大自然的灵性,魔法公主经常黑白二分地看事,不是森林朋友,就是人类大敌,故长时间对飞岛不信任,总感觉他是人类派来的奸细。而飞鸟几乎以一敌百,人人都对这位来自东方的猎人侠士不怀善意,能抢则抢,杀之而后快。总体来说各阵营除自己圈子外,任何人都不信,谁也没比谁高尚。

【致敬】《魔法公主》20週年,看了十次才认清故事神髓

承接上述冲突与误解,第二主轴是和解与共存。透过飞鸟的努力,他渐渐忘掉自己本来要解脱诅咒的原意,后来投入至不计生死,希望调解「麒麟森林、幻姬城、朝廷(大祭师)」之间的纷争。

飞鸟不是甚幺大爱圣人,假如有武士攻击他,他一定还击撕杀,但只要对方有基本良知和原则,就会尽量兼容结交朋友,是故不顾别人对他误解,也要担任中间人,宁受伤挡住魔法公主与幻姬之间的打斗,然后一边劝白狼神跟人类和平共存,又对抗红鼻大祭师策划的「杀麒麟行动」,同时令魔法公主及幻姬明白,双方是可以互惠共存的,不要受逐利之人利用。此外,即使他作风似「老好人」,亦不会单纯把朝廷逐利之徒视作朋友,能平息纷争制衡他们则可,未至于仇恨他们。

大冲突过后,幻姬最后承认要负上责任与误解了神兽,起初以为所有森林神兽都是敌人,怎料自己断臂受重伤后,得白狼神族拯救才得以回家,重建更共融互信的家园,开始察觉之前一心报复令人忽略对方「也有善良一面」,而且研发科技不必然跟大自然森林敌对,只是未想过制订协调的做法,互惠共存。

【致敬】《魔法公主》20週年,看了十次才认清故事神髓 Photo Credit 《幽灵公主》电影截图

剧情主旨并非泛谈「大爱宽恕,放下仇恨」,也没有强调「人性邪恶,要敬爱大自然」

魔法公主虽然一时未能完全宽恕人类,但是同意飞鸟共存互不侵犯的想法,而且她跟飞鸟萌生情素,二人很尊重大家的命运和生活方式,不时来往聚会则可。显然,第二主轴属于基本「和解」而不是「宽恕」,也不是美满的大团圆结局,亦把「共存」取代「统一」,可以和而不同,大自然与文明并非「胜者全取」的零和游戏,即使大家还是无法容忍对方的生活方式,未至于要弄得你死我亡,计较自身利益也可互惠共生,不一定要严厉消灭对方。

由上述两大主轴足见,《魔法公主》的魅力,反而不是流露片面的「放下仇恨、敬爱大自然」这种感觉幼嫩单调的价值观,却启示了大自然与文明可以有第三、第四条路,旨在每个人有没有诚意开启,为什幺人性总是离不开二分的思维框架,要无穷放大单一价值、诉诸单一做法呢?

【致敬】《魔法公主》20週年,看了十次才认清故事神髓

如果要站在另一种角度重看《魔法公主》的宏大格局,其根本底蕴当然是万物有灵观,然而这不止于《魔法公主》的森林神兽,还有许多宫崎骏作品均有渗入,像研究日本史的教授分享,现代依然有日本棒球队少年,练习离开球场后,会回头向空蕩的球场鞠躬道谢,答谢赋予他们练习的空间和机会,感恩离开,这是日本重视万物灵性文化的传统观念。而紧扣《魔法公主》的话,我们会发现更多「东方文化」色彩,不管中国抑或日本,百年来不少文化与思想家,经常强调西方文化看待大自然是割裂的,甚或有征服之意,东方文化看待大自然偏向多元融和(另外,故事其次亦融和男女及种族平等观)。

最直接反映在近代日本着名思想家——西周,徐水生教授曾在台湾《鹅湖》月刊介绍过西周谈道家思想与日本哲学,西周《兵赋论》带出世界万事万物存在动与静的冲突:「从矿物、植物、动物到人类,都是这类矛盾的相消相克。」它除了使用了西方物理观念,亦和应了中国老子「万物负阴而抱阳,沖气以为和」的思想。

此外,西周又在〈知说〉篇提出知识系统有「大知与小知」之分,所谓小知,是指人们只认识到一些片面又零碎的知识;所谓大知,就是结合诸如文、数、史、地等理解出整体而全面的知识,知道万事万物之间系统的关联性。这说法的根源,其实出于庄子谓:「大知閑閑,小知间间」,意思正是指小知只属零碎认知,大知才称得上广博,是以「小知不及大知」(除了西周,还有着名京都学派的西田几多郎,也非常崇尚道家思想)。

【致敬】《魔法公主》20週年,看了十次才认清故事神髓

连结这些东方文化底蕴,加上近代日本思想家的深远影响,许多知识分子重视的自然与文化元素,也渗入在《魔法公主》之中,故事中研发强大枪炮的西方国度,彷彿象徵了西方器物文明的威力,大有征服与破坏自然之感,而代表东方的飞鸟化身成为「文化调和派」,宣示文明与大自然不必然构成冲突,可以融洽共存。一切冲突的根源,就像幻姬过分投入冲突之中的亢奋感,以为是生命最享受的快感,一听打仗开战就兴奋,后来才感悟得不偿失,生命意义与快乐也有很多种。显然,幻姬只有「小知」而无「大知」,聪明有余而智慧不足。

此外,即使最奸险的朝廷代表及大祭师,也误解了大自然,以为麒麟神会吸取生命带来死亡,神秘又有灵性的森林只会带给人类祸患,殊不知,故事反映麒麟神只是静默主宰生死循环的力量,祂背后是一种无形的自然规律,人类因误解心生恐惧,只看到表面的死亡,而看不透生命的开展。亦即谓庄子云:「方生方死,方死方生。」这是自然万物的循环,人类可以消灭大自然存有物,却消灭不掉大自然的抽象规律,人类建立的规律亦包含于大自然,乃至融和在大自然本有规律之中,两者并存共生。

【致敬】《魔法公主》20週年,看了十次才认清故事神髓

就是这样,《魔法公主》有些面貌,已不止《神隐少女》那种叫人面对挑战时要坚强,要孝顺父母,要存有希望的意志。更甚,它的故事内涵渗透着宫崎骏与吉卜力团队,透过动画反映战后日本人提炼的大自然与文明世界观,甚至是那些喜欢抽离宏观思考、探索宇宙真谛知识人,深深着迷的佳作。它既可以让儿童与少年投入其中,亦可以令随时间成熟及思想型的人,久久看出神髓。

参考资料:

魔法公主企划书(宫崎骏.吉卜力)道家思想与日本哲学的近代化━━以西周、中江兆民、西田几多郎为例(徐水生教授)在屋久岛寻找幽灵公主仙气森林(香港01)儒家的生态智慧——一个全球生态哲学理念(李瑞全教授)

相关文章︰

人与自然︰从《千与千寻》看环保的真义迷恋宫崎骏,有必要贬低新海诚、细田守吗?
上一篇:
下一篇:
您可能还喜欢这些:

相关推荐